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散文】暮鐘






 
 
 
  然後無可避免地,你於船上醒來。一開始的你彷徨失措,以為自己是不慎乘上這艘小船的冒失旅客,終點是世界盡頭。你環顧四周嘗試尋覓回去的線索(而究竟是回去哪裡你並不清楚,僅是想著必須回去),卻無法從晚霞與海際無止盡的重合,被遠處海鳥旋亂的棉花糖卷雲,或朽腐木舟不斷遺落的破碎尾流中找到返程的路。那破舊船身上頭滿是細小孔洞,海水像擠進窄巷那樣鑽入、漏出,填補的速度慢得出奇。你不禁懷疑起自己與他是否皆被海水排斥著,彷彿兩者是被世界阻隔的唯二存在。畢竟你們都是瀕臨死亡之人,一個在無形之中步上人生末途,另一個則無奈生命的絲線正一根根被自己剪斷。
 


 
  逐漸地你開始能夠感受到一些以前未曾有過的知覺。你能夠感受內臟,並在腦內描繪出每一個的形狀、功能,甚至賦予顏色:紅色是激情的心臟、藍色是自由的肺臟、紫色是神秘的胰臟、黃色是憂慮的腎臟......你還能夠感受靈魂在體內像血液流動的溫度,再體驗那些溫度自指縫抽離的痛苦,彷彿血水正在一點一滴地流逝,空氣中縈繞來自你各個部位的零星魂魄,散發思念你的香氣,以及一股無法名狀的渴望與誰相擁的惡臭。
 

 
  而正當你沉浸於思索這些超乎常人感知的背後原因,滲水的木舟仍在漂泊,浪潮彷若具有沼澤的黏性,流動的速度幾乎要比消磨時間的現在還慢。這樣的速度令你疲於思考究竟是木舟先下沉,還是洋流先把你們推移至彼此的終點,決定闔上眼,把一切交給一個與你有相同境遇的天涯淪落人。於是過去像跑馬燈在你腦海亮起,一幕接一幕;回憶的溫存開始上演,而你則被愁霧矇住眼睛,迷失在一片未被揭穿的海市蜃樓裡。你努力想看清每一幕的場景,卻發現惆悵蓋過你所有感官,把每齣劇都演成理想中的模樣:角色的爭執變成歡笑、晦暗的場景變得明亮、死去的人突然復生......漸漸地你變得無法停止緬懷,彷彿中了一個連愛情的吻也無法解開的魔咒;你發現自己越是緬懷,就越是盲目地想被那些由水氣組成的假象淹死。
 
 

 .
 
  迫切地你希冀下沉。於鯨落的海底或其他,那些光線照不進的地方。你如此希冀著下沉。
 
_
 
 
 
 
 
 

 
 
 
 
 

 
 
 
 

 
 

 


 
  不知過了多久,或不知還剩下多少短暫的永恆可以思念,你便被水面振翅的海鳥驚醒,打算睜開眼,但悲傷的霧靄剝奪了視覺,你只好以其他感官進行一些毫無意義的猜測。你用舌尖品嚐潮水的鹹味,用鼻息確認濕氣的溫度;你用耳背感受徐風的拂拭,用指腹衡量海面的高度。結果不出意料,你無法給出任何具有建設性的假設,於是洩氣地停止思考,在一片空白與虛無的交合之中隱約聽見五十二赫茲的寂寥。仍然你無法給出回應,縱使你明白那是和你同樣孤獨的頻率。
 
  .

 
    .
 
 
  驀地一股未知力量把迷霧打碎。飛濺的渣滓像利刃嵌入血肉,隨之到來的痛楚在你意識到以前已如荊棘纏進體內每一條神經。你沒能等到海舌將你們拆吞入腹,或浪潮像天使的羽翼那樣把你們庇送至世界的盡頭,便從愈漸薄弱的心跳聲意識到人生的末途無需行任何一里路就能輕鬆抵達。這次你不再感到迷茫,選擇睜開雙眼,靜待死神用鐮刀砍斷你趨近虛微的呼吸。顫抖的指尖在發冷,胸膛的起伏異常平穩,心上的鐘擺就快與縱軸永久重合,彷彿橫擺週期已然所剩無幾,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五次......而你只是深呼吸,感受新鮮氧氣最後一次滑過咽喉,靜靜看著落日尾巴殘留的橘紅色軌跡緩緩駛離視線,沒有眨一次眼。角膜被乾澀燒灼得發疼。
It's now or never.

收藏  

文字很精緻,但有點不大確定主題(#

之前看阿惜好像都是寫英文的東西?
I will sing no requiem tonight.

 

回復 2# 夢寒


    這其實是12月初寫的參企文,企劃主題是死亡畫面的書寫(?)這篇算是我還挺滿意的一篇,畢竟有不少細節都刻意鑽研過。

最近寫英文居多大概是因為中文沒什麼手感吧(躺)加上我再不復健的話就要被我的老師唸了qwq
It's now or never.

 

回復  夢寒


    這其實是12月初寫的參企文,企劃主題是死亡畫面的書寫(?)這篇算是我還挺滿意的一篇, ...
武惜 發表於 2020-1-7 07:38

原來是企劃啊(遠目

文字是很有韻味沒錯,期待你貼更多作品上來(
I will sing no requiem tonight.

 

返回列表